欧洲波罗的海沿岸一向盛产琥珀,有时海水会把小块的琥珀冲上岸来,当地人认为琥珀是美人鱼的眼泪,甚至相信琥珀可以治疗百病。在17世纪的欧洲,琥珀比黄金还要贵重12倍,称其为“北方的黄金”。

  1709年,当时的普鲁士国王为了效仿法国皇帝路易十四的奢华生活,命令普鲁士最有名的建筑师兴建“琥珀屋”,建成后光彩夺目、富丽堂皇,被誉为“世界第八奇迹”。在二战中,“琥珀屋”被冲进圣彼得堡的纳粹劫走,然而随着二战的结束,这一旷世宝藏突然从世人眼中失去了踪影。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人相信,27箱被拆整为零的“琥珀屋”,可能正沉在奥地利的一个湖底!

琥珀屋可能正沉在奥地利的湖底

  1711年,普鲁士国王在王宫里建了一座琥珀屋,作为自己的书房。琥珀屋的面积达到55平方米,全部采用大块的琥珀作为壁板,总重量达到6吨。而且还镶满了欧洲各地的宝石,其价值难以估量。

  整座屋子闪耀着黄金般的光芒,但比黄金更加绚丽、更加柔和,所有金黄色系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不同的观赏角度会给人带来完全不一样的色彩享受。这座琥珀屋一建成,便在欧洲引起了轰动,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

  俄国彼得一世改革后,为了表达与俄国的友好关系,普鲁士国王将琥珀屋送给了彼得大帝,这件宝物从此成为俄国的传国之宝。叶卡捷琳娜大帝时期,对琥珀屋进行了扩建,使其更加富丽堂皇。

  不过,彼得大帝并没有把琥珀屋放在圣彼得堡内,也就是后来的列宁格勒。而是将其安置在圣彼得堡郊外的夏宫之中,这就为琥珀屋的遗失埋下了祸根。

  二战时,数十万德国向列宁格勒发起进攻,苏军被迫退守列宁格勒城区,城外的夏宫却被德军占领了。撤退时,苏军用墙纸把琥珀屋给糊住,希望德国人认不出来。

  可普鲁士国王的子孙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德国人不但发现了琥珀屋,还把它拆成27箱,运回到德国的哥尼斯堡,放在琥珀博物馆里。德国人觉得当年送出琥珀屋,是为了普俄友谊,现在既然是死敌,拿回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二战胜利时,苏军攻占哥尼斯堡,却没有琥珀屋的踪迹,有人说德军撤退时,把博物馆的艺术品,连同琥珀屋都给烧毁了,但很多人不信。有人证实德军把琥珀屋给运走了,去向不明。

  此后,苏联方面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搜寻琥珀屋的下落,得到了几条线索。其中可能性最大的一条,纳粹把琥珀屋沉在了奥地利中部的托普利茨湖。

  二战期间,该湖的周围被纳粹列为军事禁区,而这里并没有什么军事上的价值,显然隐藏着什么秘密。有消息称,纳粹在最后的几个月里,把大量的宝藏以及琥珀屋沉入水底。托普利茨湖深达103米,下潜和探宝都很困难。

  战后,很多寻宝猎人曾经潜入湖底,想找到纳粹的宝藏。其中有好些个前纳粹官员。可他们还没有找到宝藏,不是遭遇事故,便是离奇死亡。还有美国潜水员在水里探查时,被水下沉木卡住而活活淹死。奥地利政府不得不明令禁止在湖里私自潜水,但仍不断有人偷偷下水。

  更奇怪的是,当年琥珀博物馆的馆长,战争期间琥珀屋的实际保管人,也在不久后离奇死亡,连给他开死亡证明的医生也惨死在自己家中。可能的知情人横死,使琥珀屋的下落愈发成为一个谜团。

  除此之外,还有线索认为琥珀屋装船运回德国本土时,已经沉没在波罗的海中。也是认为琥珀屋仍然藏在德国某处的地下室里。据称,1997年一名德国警察发现了一块琥珀壁板,经证实正是琥珀屋上的材料,而这名警察的父亲曾是德国军官,参与了押送琥珀屋的行动。

  总之,琥珀屋的线索不少,但没有一条能揭晓它的真正下落。直到今天,那座拥有300年历史的无价之宝,仍然藏身于地球上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1979年,苏联政府花费900万美元打算重建琥珀屋。为了完整地重现这个宝贝,苏联从全世界搜集了6吨多珍贵琥珀和各色宝石,又对照老照片,将琥珀屋的色彩都一一还原。

  整个工程一直用了25年,直到2003年才完成,并在圣彼得堡建立300周年的庆典上,向世人展现了一座丝毫不逊于前作的、全新的琥珀屋。有机会去圣彼得堡旅游的朋友,一定要好好欣赏一下这座无价的人间瑰宝。

  结束语;一些历史学家相信,“琥珀屋”被纳粹藏了起来,纳粹德军显然梦想在击败盟军后,再重新起出这些财宝。然而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历史专家和寻宝猎人们都相信,纳粹可能将从圣彼得堡劫掠来的财宝包括27箱被拆整为零的“琥珀屋”,全都沉到了奥地利中部死山山脉中的托普利茨湖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