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史家把这件事单纯地解释为杨秀清羞辱洪秀全、“霸占”洪秀全的女官,这种读书的方法,有点把自己的见解强塞到史书中去了。这件事,明摆着洪秀全不对,不像个“国君”的样子。没有“天王老子”这个幌子,在太平天国政教合一的体制下,谁敢教训天王洪秀全?纠正他的错?洪秀全此后对杨秀清动了杀机,不就是不要听那“天王老子”的教训嘛!

随着太平天国军事的发展,逐渐居功自傲,专横跋扈,不知谦抑,常以天父的名义否定洪秀全的主张,对各级将领也苛责挫辱,加以压制,引起各方不满。六年,亲率军破江南大营,解天京之围,骄横志满,竟逼洪秀全封其为万岁(一说未逼封)。北王韦昌辉得洪秀全密诏(一说无密诏),率3000军士赶回天京,于八月四日(9.2)凌晨攻入东王府,诛杀其及亲属亲信,引发太平天国内讧。九年,洪秀全追念其前功,恢复其名誉及爵号,下诏定其死日为东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