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东王杨秀清就将“天父”在东王府内所说的话向洪秀全作了汇报,大体上是四点意见,第一,要加强对幼主的教育,“不可任其心意所向”。第二,要“使臣以礼”,下官禀事,或是或非,必须要容他讲完,切不可因不合之处即“大声骂他”,以致惊恐出错,“日后即有合理之处,其亦不敢来禀也。”第三,慎用死刑,以后要将死罪案件一律移交东王府“细心严查”之后再启奏天王“御照处决”。最后是将四女官由“天朝”调出。杨秀清还表示,天王有过,诸王有分担之责。

整个事情扑逆迷离,不明所由。但从杨秀清的处理意见来看,事情的起因可能是幼主淘气,女官报告天王,不料天王迁怒女官,甚至吓以处死。杨秀清在议完国事之后,便借“天父下凡”来料理洪秀全“天朝”家里的屁事。开始杨秀清想批评一下洪秀全,把女官调离了事,但在途中思考了一下,认为此事十分严重,一是幼主的举止行为关乎“天国”的未来国运,二是动辄责骂下官,致其恐慌不安,怎么能管理好国事?三是天王掌握生杀之权,如此用权,岂不会造成许多冤死鬼?要让洪秀全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要借助“天父”的愤怒,让洪秀全完全听从他的处理意见。

杨秀清的四点处理意见,就是放在今天来看,可以说十分周全。“天父”要“杖责”洪秀全,不过是执行家法,从伦理上并不是以下犯上的大逆不道。以洪秀全对女官的暴戾做法,也实在不成体统。一个“天朝”内的家事搞成如此局面,他治理国事的能力也就可想而知了。杨秀清借“天父”的名义不断削弱洪秀全的权力,我们不从“野心家”的角度去看,可能会有另一个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