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重俊事件后,上官婉儿愈发得到李显宠信,她经常劝说李显大量设置昭文馆学士,广召当朝词学之臣,并多次赐宴游乐,赋诗唱和。上官婉儿每次都同时替代唐中宗、韦皇后和安乐公主作诗,并且数首同作,其诗句优美,时人大多传诵唱和。

对大臣所作之诗,李显又令上官婉儿进行评定,名列第一者,常赏赐金爵,贵重无比,这便是上官婉儿称量天下士的由来。因此,朝廷内外,吟诗作赋,靡然成风,皆推崇上官婉儿为词宗,“上官体”也成了上流社会的创作主流。

这时的上官婉儿已有了相当大的权力,她仗着李显的宠爱,与安乐、长宁公主及皇后妹、婉儿母等一起,卖官鬻爵,累积财富。想当官的人,只要奉钱三十万,便可别降墨敕,授予官阶,因为敕书外面是钭封的,故时称为“钭封官”。“其员外、同正、试、摄、检校、判、知官凡数千人。西京、东都各置两吏部侍郎,为四铨,选者岁数万人。”(见《资治通鉴.唐纪》)官员充斥朝堂,泛滥成灾。

上官婉儿母郑氏去世后,追谥为节义夫人,婉儿上表将自己的品级由昭容降为婕妤以示哀悼,不久又复为昭容。

上官婉儿请求在宫外另建宅第获得李显的同意,并拨官费供其使用,上官婉儿极尽所能,将住所建造得富丽堂皇。李显又派人在上官婉儿居地穿池筑岩,穷极雕饰,常引大臣宴乐其中。当时,宫禁宽疏,允许官员任意出入。上官婉儿经常与他们交接往来,有的人因此而求得高官要职。

年轻英俊的崔湜就是因为与上官婉儿在外宅私通,后被引以为宰相的。不久,崔湜在主持考试选才时多有违失,被御史弹劾,以罪被贬外州司马;上官婉儿又为情人多次申诉,终使其官复原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