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在上海画了个圈预示清朝终结 (4)

更新:2013-05-15

  历史上,所有的朝廷都害怕一官独大,威胁王权,因而喜欢搞分化,分而治之。
  
  有人说,民主制不也搞“三权分立”?不也在“分”上做文章吗?
  
  是的,但“分”有彼此,王朝之“分”,是王权主义的“分”,不光瓜分民权,还要限制官权,尤其对李鸿章其人,必须限制,因为他的北洋系,已俨然成为一个“军事—工业复合体”,具有亚政权性质。
  
  把“军事—工业复合体”,搁在官僚体制里,怎么看都不合时宜。这工业文明的尤物,同朝廷似乎总有点格格不入,不错,朝廷不得不靠它来支撑,可朝廷依靠它时,又总是如芒在背。
  
  李鸿章身上,就有这样的芒刺,他在王朝官僚体制里,有意无意的扩张工业文明的芒刺,向朝廷喋喋不休的展示其“军事—工业复合体”的牙齿,他成了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
  
  除了他的部下,朝廷上下无不想“去李鸿章化”。可撼山易,撼李难,何出此言?因为此时的清廷也只有他,多少还能代表国家。清朝无国防,只有他的“军事—工业复合体”,看上去,还有点国防模样,就像荷兰的东印度公司,要船有船,要炮有炮,要工业有工业,要军校有军校,要外交有外交,要外贸有外贸等,李鸿章对于近代化的贡献,就在于他的北洋“军事—工业复合体”,形成了国防体系和国民经济一体化模式。
  
  李鸿章一手缔造的这一模式,若无毁于甲午战争,它能否超越晚清,成为共和国体的原型?有可能。但我们还是觉得它缺了点什么,究竟缺了什么?也许缺了一种思想。什么思想?一种关于枪杆子的思想,不是拿起枪杆子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想,而是放下枪杆子的“军队国家化”思想。也许还缺一点力量,什么力量?不是关于民的被道德驱动的革命化力量,而是关于人的被欲望驱使的制度化力量。

共4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