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6岁选美小皇后被杀案疑点重重

更新:2020-06-24

 美国6岁选美小皇后被杀案疑点重重

 琼贝奈特·拉姆齐(jonbenet ramsey)

  大家是不是觉得上面这位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她就是年仅6岁的选美小皇后琼贝奈特·拉姆齐(jonbenet ramsey)。1996年12月26日,美国科罗拉多州,年仅6岁的琼贝奈特·拉姆齐(jonbenet ramsey)死于自家的酒窖中,死前曾遭受过殴打及性侵犯。

  波尔德地区属于地形险恶的高原。早期的开拓者们曾因这里险恶的地形,长时间无法建设据点。因此这里的流传着种种奇怪的传说,其中有一种传说就是据说曾在这里发现过巨大无比的石巨人。但是除去这些奇怪的传说和险峻的地势,波尔德地区的风景还是非常漂亮。

  琼贝妮特于1990年8月6日,出生在美国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9个月大的时候全家迁往科罗拉多州的波尔德(毗邻丹佛市,风景名城,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所在地);可以说,琼贝妮特的家庭背景是很让人羡慕的:她的妈妈是位前选美皇后,曾在1977年当选美国“西弗吉尼亚小姐”,她的爸爸是一家计算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琼贝妮特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和艺术熏陶。

美国6岁选美小皇后被杀案疑点重重

  到了1995年,年仅六岁的琼贝妮特就频繁地参加全国及各州举行的儿童选美活动,并很快就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明星级人物;曾先后获得过包括“美国小皇后”在内的六项儿童选美冠军头衔。她聪明活泼,能歌善舞,在人前总是那么落落大方,这一切,都深深地打动了美国民众的心;她的父母更是将其视做掌上明珠,她的“教名”和“自取名”分别是其父母名字的组合。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精灵,却过早地香消玉殒。1996年12月26日。这一天拉姆齐全家计划外出旅行,因此,琼贝妮特的母亲清晨5点就起床了,到厨房准备早饭。在厨房的楼梯上,她发现了两张半勒索信。绑匪在信上索要赎金11万8千美金,否则就将小琼贝妮特斩首。11万8千美金,这恰恰是琼贝妮特的父亲在前几个月得到的一笔公司红利的数额。

美国6岁选美小皇后被杀案疑点重重

  琼贝妮特的母亲慌慌张张地跑到女儿的房间,发现女儿果然不在屋内;她马上叫醒了丈夫。尽管绑匪在勒索信中明确要求:不允许联系警方或是亲戚朋友,但夫妻二人还是在5点25分向警方报了警。7分钟后,警方就赶到了现场。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一将无能累死千军”;我在这里简单地改一下:“警员无能坑死好人”。前面我们提到过,波尔德这座城市是座风景名城,治安一向都非常的好,警员们也都过的非常惬意,完全不像纽约、洛杉矶这些城市里的弟兄们那么整天疲于奔命;全市1996年只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就是他们现在要处理的这宗。

  由于长时间的“养尊处优”,没有充分地“经风雨,见世面”,波尔德的警员们在处理此案的过程当中犯下很多愚蠢的错误,是导致此案至今悬而未决的一个主要原因。警方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后,只是草草地检查了一下房屋的门窗,未发现有破门而入或暴力闯入的痕迹,这就完了。与此同时,琼贝妮特的母亲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哭泣边给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打了电话;而琼贝妮特的父亲则开车出去了,到一家当地银行提取现金。

  直到当天的下午(具体几点没有查到),一位名叫琳达的女警员这才想起来有必要仔细查看整个房子。琼贝妮特的父亲带着他的两个朋友,开始逐个房间进行检查 ——这好像应该是警方干的事儿吧?在检查完盥洗室和练功房之后,琼贝妮特的父亲和他的一位朋友,两个人来到了地下酒窖。在那里,他们看到了被包裹在一张白毯子里的琼贝妮特——脖子上套着一条尼龙绳,嘴上贴着胶带,衣衫不整,早已绝气身亡。

波尔德警方在处理此案时所犯的“五宗罪”:

  1. 始终没有封锁现场;

  2. 始终没有对整个房屋进行认真的检查;

  3. 任由被害人的亲属、朋友随意进出;

  4. 在琼贝妮特的尸体被发现后,警方亦没有对现场证物进行采集;

  5. 最要命的:发现被害人尸体后,警方立即将被害人的父亲列为第一嫌疑人,并将其猜测向媒体爆料;

  凶案发生的第二天,当地媒体即开始按照警方提供的情况报道此案;波尔德市政助理检察官对此作出的反应是:这简直太荒唐了!警方的验尸报告显示,琼贝妮特在死前头部遭到严重的钝物击打,导致其头骨骨折;凶手似乎是使用手指或是油漆刷子柄之类的东西侵犯过被害人的性器官,但没有证据显示曾发生过“常规强奸”;真正使被害人毙命的是一条普通的尼龙绳,琼贝妮特系窒息死亡。

注:窒息死亡的六个阶段:

  1. 窒息阶段。约持续半分钟,因个体的体质不同而有所差异;

  2. 吸气性呼吸困难阶段。持续约1分钟;

  3. 呼气性呼吸困难阶段。又称惊厥期,持续几秒至几十秒;

  4. 呼吸暂停阶段。大约持续1到2分钟;

  5. 终末呼吸阶段。持续时间长短不定,大约1分钟;

  6. 呼吸停止阶段。持续时间因人而异;

  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是25日晚10点到次日凌晨6点之间,这也就是说,当警方在26日清晨5点32分赶到现场的时候,琼有可能还活着!这的确让人匪夷所思:难道凶手没有掳走琼,而是和她一直呆在酒窖里,亦或是把人掳走,杀完了又送回来的?显然,后者的可能性不大。

  尸检还发现琼的体内有尚未消化完的菠萝,应该是在被害前一个小时左右吃下的;警方在厨房的桌子上找到了一个盛满菠萝块的大腕,里面还放着一只羹匙,从羹匙上提取的指纹后来证实是琼的母亲的;而无论是琼的母亲,还是她的父亲,谁也不记得曾喂过孩子菠萝吃。

  根据夫妻两个人的口供:在25号圣诞节那天,全家去了一个朋友家参加派对;晚上9点30分左右回到的家,当时琼在车里就已经睡着了。琼的父亲把她抱进卧室,夫妻二人也匆匆睡下了。

  那么是不是孩子凌晨自己起来去厨房切的菠萝?从手头的资料来看,似乎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因为当时的大多数人要么公开承认、要么私下怀疑,都觉得这对夫妻作案的可能性太大;而警方向公众展示的,全部都是不利于琼的父母的证据;可以说,这起案件,从一开始,警方就在误导媒体,误导公众;

  警方声称没有破门而入或是暴力闯入的痕迹,但实际情况是,被害人家地下室的一扇气窗玻璃早已被人打破了,这难道不是有人破窗而入的证据?还有,在地下酒窖里找到的一个靴子的脚印,尺码和琼的父母都不符合;还有,在包裹琼的白色毛毯上发现了一根头发,不属于已知的任何人;还有,用于勒死琼的那根尼龙绳一直都没有找到,应该是凶手在作案后带走了;还有……

  警方是不是应该至少对媒体提一下这些事儿呢?波尔德警方没有。这些“细节”直到一年以后才对外公布,可是在那个时候,琼的父母早已成了全美国民众的众矢之的了,根本没有人愿意去理会这迟来的证据。

  琼的父母还没有从丧女之痛中解脱出来,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了。这里仅举一个例子,一个让人气愤万分的例子。美国时代华纳旗下有一本杂志,叫《名利场》VanityFair,该杂志在报道琼的葬礼时,援引了波尔德警局一个警员的话,“琼的母亲一边掩面痛哭,一边通过手指缝偷偷观察我...”!

  好在波尔德市检察官没有随邦唱影,否则,要是闹出个美国版的“聂树斌案”来,岂不是屈死好人乐死了贼?2001年,又有两个“笔迹鉴定专家”同时对媒体宣称:那两张半勒索信的笔迹系出自琼的父亲之手。舆论再次大哗。2003年12月,法医从琼的内裤上提取出了足够的DNA样品,并制成了DNA图谱;该DNA属于一个未知男性。这份数据后来被上交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DNA数据检索中心,该中心拥有超过160万份相关数据,大多数都属于有过前科的不法之徒。

  后续调查惊人地发现:在琼遇害的那个社区,在琼遇害的那年,共发生了100多起入室盗窃案;另外,以琼家为中心,方圆2.5英里内,居然有38个已在美国警方标名挂号的性侵犯者。虽然他们先后都经过警方的逐一排查,被解除了嫌疑,但人们不禁要问:在这样一个入室盗窃频发、性侵犯者云集之地,为何波尔德警方直接把矛头指向了琼的父母呢?

  2006年8月16日,41岁的约翰·卡尔,前小学教师约翰.马克.卡尔,在泰国首都曼谷被捕。被捕的原因是,美国加州警方怀疑他与多宗猥亵幼女案有关。后来之所以又把他和琼的案子联系起来,是因为他在写给科罗拉多大学新闻系教授,迈克尔·特蕾西的信中,以大量篇幅描写了自己对琼的爱意,并极其关注该案件的进展情况。

  卡尔在记者会上神情紧张、说话结巴,不愿说明自己与拉姆希家的关系以及认识蓉贝涅多久;记者问他是否杀害蓉贝涅,卡尔说︰“没有,我没有。蓉贝涅死时我在她身边…她的死是一场意外。”不过,卡尔也不认为自己无辜,稍后并对蓉贝涅之死深感抱歉。

  2006年,涉嫌10年前杀害美国6岁选美小皇后琼贝妮特·拉姆齐的美国前教师约翰·卡尔被带上法庭。

  约翰·卡尔,恋童者。结过两次婚,第一任妻子13岁时嫁给他,第二任妻子16岁;在过去的几年里,他“转战”南北,先后去过欧洲、中美洲和亚洲,到处搞那套恶心的把戏。卡尔声称他当时企图绑架蓉贝涅并勒赎11万8千美元,结果计划出错而将她勒毙。

  然而,就在很多美国民众欢欣鼓舞,认为真凶落网之时, 2006年8月28日,美国地方检察官宣布不会对卡尔提出谋杀指控,因为他的DNA图谱与从琼内裤上提取出的陌生人的DNA并不吻合。同年12月,美国国内安全局官员宣称,将继续跟进此案,不排除卡尔协同作案的可能性。

  随着案件的跟进,美国警方发现,在琼被害的当夜,卡尔身在阿拉巴马州。2008年7月29日,美国波尔德警方宣布:根据进一步的DNA测试结果,琼的家人将不再作为本案的嫌犯。同一天,波尔德地区检察官玛丽·莱西给琼的父亲寄去了一封官方道歉信。原信件很长,节选如下:

  这个最新的科学证据说服了我们……您和您的妻子、儿子,将不再是本案的嫌疑人……鉴于社会公众在此之前对你和你的家人造成的误解,我深表遗憾……您所遭受的可怕的损失,我们抱以深切的同情……我们希望能够通过DNA技术,将真正的罪犯绳之以法……我们难以想象琼的父亲在读信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他的女儿在11年前遇害,而他的妻子也在2年前过世……

  在琼死后不久,琼的父母就陷入了无尽的官司当中。他们的代理律师林·伍德先后对美国多家知名媒体提出了诽谤指控,包括圣马丁出版社、时代杂志、福克斯新闻频道、美国媒体公司、纽约时报……就在琼的父母忙于指控别人诽谤时,又有两个人把他们也告上了法庭,罪名不是别的——诽谤。这两个人声称,在琼的父母出版的《无辜的幻灭》一书中,将他们写成了波尔德警方调查的嫌犯,纯属无中生有、诽谤中伤。该起诉被地方法院驳回。

  现在,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琼的家人所受到的无端指责,想象一下他们当时的痛苦和所称受到压力。

  说法一:那天晚上,琼尿床了,琼的母亲一怒之间殴打了孩子,随后,为了掩盖其暴力行为,又在一怒之间,杀死琼进行掩饰;

  说法二:琼的父亲一直都对琼进行性虐待,had been sexually abusing his daughter,杀死琼是为了掩饰其丑恶行径;

  说法三:琼的哥哥,当时9岁的博克,怀疑其因妒忌妹妹既受到的父母的宠爱,又在电视上大出风头,愤而杀之;(博克后来还被要求出庭,接受大陪审团的聆讯。)

  大家看见了吧,相信就算琼的爷爷奶奶和他们住在一起,也会被毫不客气地要求出庭接受大陪审团的聆讯的。琼的一家最难熬的那段时间,科罗拉多州的州长,比尔·欧文斯也没忍住,跳出来跟着起哄,呼吁琼的父母“不要躲在律师的身后,不要躲在他们的公关公司的身后”……

  波尔德警方不顾事实依据,不做认真调查,几乎是“排外性地”将矛头直指琼的家人,尽管他们没有任何不良记录,致使被害人家属遭受了10多年的恶意指责和谩骂。最后,把琼的父母逼的没办法,自己花钱掏腰包,请来了前任美国联邦调查局行为科学小组的组长,约翰·道格拉斯负责调查此案。而后者在经过一番努力后称,由于波尔德警方的“毁灭性”操作,想要调查清此案,已无可能。现在,琼的父亲带着他的儿子,父子二人又回到了亚特兰大,那个他们一家四口曾经快乐生活过的地方,那个琼出生的地方……

  环球在线消息:历经10年,美国科罗拉多州6岁选美小皇后琼贝奈特·拉姆齐离奇死亡案件最终以犯罪嫌疑人约翰·马克·卡尔在泰国落网而告破。虽然卡尔已经公开承认杀死了琼贝奈特,但是此案中的诸多疑点仍让人无法彻底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8月17日报道,科罗拉多州地方检察官莱西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卡尔目前还未被正式起诉,因为“此案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莱西同时警告说,鉴于目前疑点重重,公众不应如此迅速地下结论。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在新闻播报中表示,调查人员逮捕卡尔可能并非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他涉嫌琼贝奈特案的确切证据,而是因为他们担心卡尔可能会在泰国伤害另一个孩子。就连曾参与当年琼贝奈特案调查的探员德默斯也认为,卡尔的供词有问题,他并不认为警方已经“充分地完成了任务”。不过,德默斯也坦言,如果DNA能够证明卡尔是凶手,那么任何疑虑都将烟消云散。

  据悉,琼贝奈特死后,法医在她的指甲和内衣裤上的残留物中提取到了第三者的DNA,然而直到两年前,警方仍无法找到与这个DNA相匹配的人。目前尚不清楚警方是否有卡尔的DNA检测样本,2001年他曾因涉嫌儿童色情案而在科罗拉多的狱中“小住”过一段时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方人士私下告诉记者,警方已经在曼谷对卡尔提取了唾液样本进行DNA测试。在他返回美国本土后,他还将接受其他DNA测试。

  目前除卡尔自己认罪外,尚没有任何能够证明卡尔是凶手的证据被公开。美国和泰国警方1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拒绝透露从琼贝奈特身上采集到的DNA与卡尔之间是否有直接联系。就连4年里一直和卡尔保持联系的科罗拉多大学新闻学教授迈克尔·特雷西也对卡尔是否是真凶问题讳莫如深。因为向警方提供了重要信息,迈克尔也成了抓捕卡尔的关键人物。

  迈克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态说:“我不知道他是否有罪。我去找地区检察官是有原因的……就让他(卡尔)站在法庭上听候审判,让琼贝奈特案能够进入庭审阶段的一天,让我们看看真相究竟是什么。”一名联邦调查局人士透露说,卡尔曾写了一封电子邮件给琼贝奈特的母亲,告诉后者他对这件事很难过,以及琼贝奈特死时并没有承受多大痛苦。

  美国警方表示,卡尔一周内就会被带回科罗拉多,届时他将面临一级谋杀罪、绑架和猥亵儿童等多项指控。

疑点一:尸检报告未发现精液

  卡尔声称,他用麻药麻醉了琼贝奈特并将其强奸,但是尸检报告却显示,这名6岁小女孩的体内并没有麻药或酒精成分。虽然卡尔承认奸污了琼贝奈特,但是法医却并没有在女孩的体内发现精液,不过琼贝奈特的阴道的确有局部的损伤。

疑点二:犯罪时间

  卡尔的前妻告诉旧金山的一家媒体,1996年圣诞节前后,也就是琼贝奈特被害的那段时间里,卡尔一直和她住在阿拉巴马州的家中。而逮捕卡尔的泰国警方却透露说,卡尔承认他在琼贝奈特的学校外面等后者放学,并将她带到一个地下室,随后将其杀害。那一天正是1996年12月26日,圣诞节的第二天,一个“非常不太可能”会令人产生犯罪意图的时间。

  1996年12月26日,琼贝奈特的尸体在科罗拉多州波德市家中的地下室被发现。尸检结果显示,琼贝奈特在死前受到殴打,头部受到重击,最后被凶手用尼龙绳勒死。

  2006年8月16日,该案的重大嫌疑犯在泰国落网,押解回国后却被免于谋杀指控,2008年7月9日,通过DNA鉴定,小女孩的父母才正式被美国官方解除嫌疑,在此期间,美国大陪审团先后经过数次聆讯,该案至今悬而未决。

推荐文章